返回首页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今天是: 优才教育研究所.
  网站首页  文章中心  图片中心  雁过留声  联系我们  
载入中…
相关文章
如何增進教師的創造力
关于小学教师创造力培养观的研究
台灣、大陸、與香港三地中小學教師之
高校创造学课及创造教育的现状调查与
21世纪必定是创造教育的世纪
創意氛圍與創造力的培育
建筑方案设计能力与创造力初探
科技经济一体化背景下如何培养发明家
东西方创造教育的特质与会通
脑科学原理及其对于创造力开发的启示
最新推荐最新热门
专题栏目
您现在的位置: 东北育才外国语学校优才教育研究所 >> 文章中心 >> 科研学术 >> 学术会议论文 >> 正文
高级搜索
应用资讯科技培养学生综合能力的尝试
南洋理工大学国立教育学院的经验
作者:陈之权 文章来源:瀋陽創造教育國際學術研討會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1-6-29 10:53:27 | 【字体:

 应用资讯科技培养学生综合能力的尝试

¾¾南洋理工大学国立教育学院的经验

 

陈之权

(南洋理工大学国立教育学院,新加坡,639798

 

摘要:二十一世纪是知识经济时代,是环球相互依存、关系紧密的时代。这个时代是资讯科技空前发达、知识迅猛增长的时代。知识经济时代以知识的重新整合、推陈出新、注重创意为竞争基础,以地球村(Global Village)国民的交流互动、分享资源、对话沟通为合作方式,是个既要求竞争,又需要合作的时代。这样的一个时代,给教育提出了前所未有的挑战。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早在1994年的泰国会议上便提出了二十一世纪教育的四大支柱:学会认知、学会做事、学会与人合作以及学会生存。这四大教育支柱,在新旧世纪交接点中成为各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进行教育改革的支点,是推动新一轮学校课程改革时必须认真考虑的重要原则。四大教育支柱的基本精神是培养学生的综合能力,包括语言、思维、协作、人际沟通、资讯科技、决策、解决问题等方面的能力。这一系列的能力,是未来地球村国民赖以谋求生存的核心能力;是在新纪元中取得成功或一败涂地的关键因素;是判断各国国民素质高下的标准。任何教育体系的改革,都必须在教学中重视培养下一代具备这一系列的能力,并务求取得成功,否则,培养出来的国民很快就会在剧烈的国际竞争中败下阵来,遭地球村所遗弃。新加坡在1997年推出首阶段的《教育资讯科技发展总蓝图》,又在同年于新加坡举行的“世界思维大会”上由吴作栋总理在开幕礼上提出培育“重思考的学校,好学习的国民”(Thinking Schools, Learning Nation,缩写TSLN)的教育指导思想,正式将创造性思维推出教育台面。这一年可说是新加坡教育发展的一个重大的里程碑,打从那个时候开始,我们的学校便面对一波又一波的教育改革浪潮,整个国家的教育体制发生了空前剧烈的变化,而如何通过教育改革来培养国民的综合能力,很自然地便在改革过程中受到了高度的重视,可说是教育改革的主要目标之一。新一轮的教育改革浪潮,提高了资讯科技的地位。首阶段的《教育资讯科技发展总蓝图》于2002年完工后,教育部紧接着又推出了第二阶段的发展总蓝图,赋予资讯科技新的教育使命,最终目的是让资讯科技从第一阶段的纯学习辅助工具转型为发展学生综合能力的教学手段,发挥其在学习过程中的重要作用。为了迎接新一轮的教育改革,培养能有效地负起新时代教学任务的师资,国立教育学院也在上世纪末开始将思维训练和资讯科技融入职前师资培训的课程中,注重提高受训学员的综合学习能力,以便为国家教育体制培育一批符合时代发展需求的年轻教师。这篇小论文将以笔者为国立教育学院中文系教育专业文凭二年级学员所组织的一次协作专题活动为主体,介绍整个活动的理念、目的、要求、步骤和成品,并探讨在活动的过程中,资讯科技如何成功地调动了前述的各项核心技能,达到训练学员综合能力的目标。
关键词:综合能力
    知识经济时代    地球村    TSLN    专题活动

一、前言

 

人类文明从古老而漫长的农业时代进入工业时代,经历了短暂的信息时代,目前正朝向知识经济时代前进。每一次的文明大跃进,都改变了人类学习与工作方式,促使教育模式作出重大调整。

二十一世纪是知识与学习的时代,是通过知识的创造、分享、使用来换取财富和高素质生活的知识经济时代。这是一个资讯科技空前发达、知识迅猛增长的时代。在知识经济时代里,环球相互依存、关系密切。这个时代以知识的重新整合、推陈出新、注重创意为竞争基础;以地球村国民的交流互动、分享资源、对话沟通为合作前提,是个既要求竞争又需要合作的时代。

在二十一世纪里,教育无法再继续按照现代主义教育观所创导的以精确、划一的预定标准去测量学习绩效,而须以其产品,既受过基础教育的国民于混沌的、未知的生活情境中学习、做事、与人协作沟通的生存质量作为考量(Doll, W.E.Jr1993) 。二十一世纪的教育必须既提供一个“复杂的、不断变动的世界的地图”,又必须提供能够“在这个世界上航行的指南针”(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1996,页75)。人们必须有能力在一生中利用各种机会去更新、深化和充实知识,以使自己适应瞬息万变的知识经济时代。

知识经济时代是人类文明的一次飞跃。新的时代给新时代的人们提出了前所未有的挑战,人们必须调整自己的思维与态度,直面生活,面对问题,发挥人类智慧以便提早为自己以及下一代作好迎接新时代的准备。

这篇论文的目的在介绍南洋理工大学国立教育学院中文系试验的一项学习活动,这一活动通过在线协作的方式,训练职前华文老师知识经济时代所需的综合能力,提供机会让他们亲身体验未来的社会环境中一种重要的教学、学习与工作模式,为做个称职的e世代的语老师做好准备。

论文共分两个部分。第一部分首先提出知识经济时代的特点,讨论这些特点对时代所需的创新型人才素养的要求。论文列出了创新型人才所需的四种能力以及在各种能力之下的核心技能。接着,论文从世界教育发展趋势切入,讨论知识经济时代对教育产生的影响。接下来,论文引介新加坡为因应世界教育发展趋势而在1997年推出的数个重大的教育改革措施,从理论上和国家教育政策上说明发展学生综合能力的重要性与迫切性。

论文的第二部分介绍是次试验的提出背景、学员特性、作业目的、使用工具、预期结果等,并详细介绍整个试验的运作流程、各步骤的活动重点、成员之间的内部分工、活动时间、技术协调等课题以及提出一套专题作业的评估标准。参与这次试验的学生的部分成品也将在讲解过程中展示。

论文最后简单分析学员在是次试验活动进行的过程中,借助资讯科技调动起来的综合能力以及培养这些能力的教学意义。论文也提出了要在学校中开展这类学习活动必须具备的三个基本条件

 

二、文献综述

 

1、知识经济时代与创新型人才素养

学者吴刚、郑太年、有宝华在他们联合撰写的一篇文章《知识经济与教育创新》里提及教育是一个社会里“知识生产、传递、学习和应用的核心活动” (吴刚、郑太年、有宝华,2000,页25),这项核心活动所培育的人才直接参与了知识的生产、建构、应用和创新过程。他们认为,知识经济时代的教育目标是培养创新人才,教育事业是培养人才的基地,而创新人才的素质是国家经济能否持续发展的关键因素。知识经济时代的创新人才是具有多方面综合能力的人才。由于具备了多种的能力,因此他们对知识的掌握是全面的,他们的生存能力与原创性智慧经常在解决棘手问题和作出艰难决策的过程中体现出来(同上)

创新型人才的培养关乎国家社会的发展,是组成知识经济时代的新一代人类。那么,创新型人才到底需要哪些“综合能力”?让我们先从知识经济时代的特征说起,再讨论时代对于人才素养的要求。

Al-HawamadehHart(2002)在他们的著作《信息与知识社会》(Information and Knowledge Society)中,列出了知识经济时代的特征:


1)信息量大

2)对科技的变革反应迅速

3)讲求创新,主动创造知识。

4)在知识的创新与分享的过程中,非常依赖信息沟通技术

5)出现由无数信息体组成的网路以及知识密集企业

6)社会成员通过协同合作的方式展开各类研究活动,并为产品和服    务素质定下高标准。

知识经济时代是信息技术高度发达的时代,新知识不断涌现,其增长的速度超越了人们吸取知识的速度,因而出现了“知识爆炸”的现象。今后,人类再也没有能力像他们的祖先一样掌握所有的知识,在与知识竞赛的无终点长跑中,人类注定被知识远远地抛在后头。互联网的出现更改变了人们提取信息的传统。人们从互联网这一庞大的资源库里随手可得各种各样的信息。然而,并不是所有的信息都是有价值的真理,更多是毫无价值的垃圾知识。于是,为了有效地提取信息,人们必定需要具备筛选、分析、比较、判断与组织信息的能力,以便在茫茫的信息海洋中找到方向,选择有用信息以满足学习或工作的需求。(Marc J. Rosenberg2001)因此,信息能力是创新型人才的首要素养。

信息在知识经济时代自由流通,任何人只要具备搜寻信息的能力,就能取得及时的资讯。然而,要在科技发展一日千里,人人都有能力提取最新信息的环球环境下脱颖而出,仅仅具备提取信息的能力还不够,人们还需创造性地使用所获知识,才能取得经济成果。因此,知识经济时代的国民,需要具备对信息进行加工、重组和创新的能力,以便给所生产的产品或所从事的服务带来增值,提高个人或企业的竞争能力。Gaurav Chadha, S.M.Nafay Kumail2002创新能力是知识经济时代国民的生存能力之一。


知识的迅猛增长致使人们不能仅仅依靠个人的努力去吸取知识,人们不得不采取协同分工的方式,分工合作,互通有无,分享新知。在学习上,人们需要通过高效能的学习平台对话交流,分配学习任务,在协同合作中建构新知识;(陈之权,2000) 在工作上,人们需要通过信息的交换与沟通,为随时出现的新问题寻找解决方案。在知识建构的过程中,参与人必须积极互动、互相尊重、求同存异,方能为问题找到一个可行的解决方案或促成创造性知识的诞生。因此,合作协商的沟通能力,亦是知识经济时代创新型人才的另一重要素养。

在知识经济时代,知识迅速老化,过去通过“博闻强记”的方式就能积淀足够知识而终生受惠的学习方式,在知识经济时代已经不管用。要在知识迅速新陈代谢的时代里生存,人类就必须养成在生活中把握各种机会、调动各种管道不断地学习,以便更新陈旧的知识框架与储备新知。人类必须具备终生学习的能力以适应知识经济时代的生活。(顾明远、孟繁华,2001)自学能力是知识经济时代创新型人才的又一重要素养。

信息能力、创新能力、协商能力以及终生学习能力便组成了知识经济时代创新型人才的综合能力。各项能力底下还可再列出好多的核心技能,如信息能力按提取知识的层次可分为搜寻、筛选、比较、分析、判断、组织、评鉴等一系列技能;创新能力则基本上牵涉到各类的思维技能与解决问题的技巧;协商能力则包括了语言表达能力、人际沟通技巧、应变能力、选择能力;终生学习能力则包括了认知能力、知识建构能力、适应环境能力、学习转移能力等。这些能力与技能,互相辅助、互相交叉、相互兼容,交汇成一股高度密集的生活能力,伴随着人们在知识经济时代里生存与发展。

 

2、知识经济时代对教育的挑战

新时代的诞生迫使教育必须做出重大的调整。教育需要培养大批能够适应知识经济时代需求的国民,这就要求我们改变自上个世纪以来主要为培养工业化社会所需人才的教学方式和教学策略。我们的教育体系必须密切配合时代所给予的挑战,注重培养学生求学与做事所需的综合能力以及相关的核心技能。


 1996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于泰国的宗迪恩召开“世界全民教育大会”,通过了《世界全民教育宣言:满足基本学习需要》的宣言。宣言提到了教育的基本社会功能:使人具备在这个世界生存下去的能力。(赵中建,1996)而这些能力的培养,是终生的。换言之,教育体系除了传输基本的知识外,还应该培养人们生存下去的能力,能够通过参与社会的发展改善自己的生活。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因此提出,二十一世纪的教育应当环绕着终生教育的“四大支柱”来设定目标与安排内容。这四根教育支柱是:学会认知、学会做事、学会共同生活以及学会生存。

所谓“学会认知”,就是在教育上以养成人们对知识的好奇心、激发人们的学习动力为目的,为人们日后得以随着工作性质的改变而进行广泛的、无止境的学习提供条件。简言之,通过教育教会人们学习方法、培养人们学习习性,让他们在离开学校之后,能够配合环境的改变掌握新的知识与技能,进行自主学习。人们必须在基础教育阶段就打下学习基础,并对学习产生兴趣,爱学、乐学。

所谓“学会做事”,就是教会人们实践所学,也即通过教育,培养人们在新纪元里从事各种工作的能力与素养。二十一世纪知识的迅速膨胀以及信息的迅捷传输,给生产过程注入了太多的不确定因素,致使人们无法提早做好全方位的生产准备。故而,我们有必要在基础教育的阶段,通过学习活动训练学生的应变能力、解决问题的能力,同时培养他们的首创精神和冒险精神。

所谓“学会共同生活”,是指在多元的社会形态下,学会如何与人沟通与相处,与他人一起工作,为实现共同目标而努力。要能够与他人一起生活,首先要认识他人、了解他人,这可以通过与他人协作完成一共同项目来促进了解并培养合作精神。这种学习经验,在后现代主义的多元文化的社会里尤其显得重要。在多元社会里工作与生活,人们经常得通过与不同群体的成员对话沟通来加深对不同想法、观点、价值观的理解,通过协商讨论来管理和解决冲突、取得共识。教育的目的就是从学校开始,加强这方面的训练,让学生学会在多元化的社会里与人共同生活。

所谓“学会生存”,指的是在前面三个支柱所形成的基础上促进人们的全面发展,通过教育形成批判精神、观察力、审美意识、责任感、判断力等,让人人能够调动这些能力,“充分发挥自己的才能和尽可能牢牢掌握自己的命运”,在人生的不同阶段与不同的情况下作出适当的抉择,谋求个人的发展。

这四大教育支柱的基本精神是培养学生前述的综合能力以及各能力下的核心技能。这一系列的能力,是未来地球村国民赖以谋求生存的素养;是在新纪元中取得成功或一败涂地的关键因素;是判断各国国民素质高下的标准。任何教育体系的改革,都必须在教学中重视培养下一代这一系列的能力,并务求取得成功,否则,培养出来的国民很快就会在剧烈的国际竞争中败下阵来,遭地球村淘汰出局。

一场信息革命强烈地冲击着人们的生活、工作与学习方式,教育在这场来势汹汹的信息革命浪潮的冲击下,必须顺应局势进行改革。许多学者开始对二十一世纪知识经济时代的教育需求与教育特点进行探讨,并提出新纪元里的教学概念。他们除了呼吁打破现有的分科过细的课程体系外,更呼唤人们正视资讯科技对教育的影响,要求发挥资讯科技能突破时空限制的优势,结合学习目标来培养学生的综合能力,为日后迈入地球村生活与工作做好充分的准备。

 

三、新加坡在二十一世纪前夕的教育创导

 

新加坡作为一个缺乏天然资源、只有人力资源的蕞尔小国,无时无刻不面对生存与发展的威胁。对于创新型人才的培养,新加坡比任何国家和地区都显得迫切。我们必须确保教育体系能够为国家培养一代又一代的的创新型人才,方能确保国家长治久安、持续发展。

顺应二十一世纪的教育要求,新加坡教育部于1997年提出了教育三大创导(3 Initiatives in Education):国民教育、资讯科技和思维技能。在学科教学中注重国民教育,目的在于培养学生的爱国意识,有其明确的政治动机;而在信息技术发达的时代创导资讯科技在学习中的有效使用,目的便在于提高国民的信息素养,为即将到来的知识经济时代做好谋生的准备;至于在学科教学过程中融入思维技能,主要目的便是系统性地培养学生创造性与批判性思维能力,以期日后在生活或工作中能跳出既定框框去寻找解决问题的方案,完成任务。

 

1、《教育资讯科技发展总蓝图的提出》

新加坡教育部于1997年推出《教育资讯科技发展总蓝图》。在此发展总蓝图下,教育部投下巨资建设学校的教育资讯基础设施;成立教育科技署推动教育资讯科技在教学上的使用;培训学校老师,同时与资讯业者合作开发各科的教学课件与教学网站。第一阶段的发展总蓝图于2002年完成,并取得了预期的成果。学校的基础设施基本完备,教师使用资讯科技的水平显著提高,而学生和家长也广泛接受在教学上使用资讯科技的概念。然而,第一阶段的发展总蓝图还未成功地培养学生知识经济时代所需的综合能力,在教学上虽然迈出了一大步,但离开活用资讯科技培养协作沟通、自我探索与发现、主动建构知识等知识经济时代创新性人才所需能力的目标依然很远,对于学习能力相对滞后的学生,资讯科技所能发挥的作用也仍未体现。

总结了第一阶段发展总蓝图的经验之后,教育部立即在2003年推出《教育资讯科技发展总蓝图》第二阶段的计划。这一阶段的发展总蓝图,发展理念有三:

1)预测未来社会的发展需要,

2)满足未来社会的需要为发展取向,

3)重视学习过程而不盲目追求新高技术。

 

第二阶段的发展蓝图希望能够在前一阶段已经建立的基础上进一步发挥资讯科技的教学功效,积极落实“能力取向”(Ability-driven)的教学概念。教育部通过网站发布了《教育资讯科技发展总蓝图》1第二阶段的愿景(Vision):

资讯科技将普遍而有效地在教学上使用以加强教学过程与教学结构。通过发挥资讯科技的优势实现能力取向的教育,我们将在“重思考的学校,好学习的国民”的全民理念下,培养崇尚“终生学习”的国民。

这一愿景,把教育资讯科技与发展国民思维习性这两大教育创导的关系紧密联系起来,凸现了知识经济时代信息素养与思维习性的重要性。

第二阶段的发展总蓝图更进一步列出了六大预期效果:

1)学生有效地使用资讯科技主动学习

2)课程、教材和评鉴紧密联系

3)教师有效地使用资讯科技提高个人专业水平,促进专业发展。

4)学校使用资讯科技提高效率

5)蓬勃的教学研究气氛

6)基础设施完善,资讯科技在教学上广泛而有效地使用

蓝图有意识地提高学生的信息能力,加强课程的灵活度与整合性,并鼓励学校老师开展行动研究以实践创新而有效的基于资讯科技的教学策略,奉行“终生学习”的社会理念。其最终目的是让资讯科技从第一阶段的纯学习辅助工具转型为发展学生综合能力的教学手段,发挥其在学习过程中的重要作用。

 

2、“思考的学校,好学习的国民”(TSLN)的指导思想

新加坡第二任总理吴作栋先生于1997年在于新加坡举行的“第六届世界思维大会”上呼吁学校努力培养学生热爱学习与思考的习性。学生到学校里学习,不应该只是为了在考试中取得好成绩。学校必须为新加坡培养善于思考、愿意为国奉献的国民。每一所学校都是学习性组织,教学是不断学习的专业。有了重思考的学校与爱学习的老师才能够为国家造就大量有思考能力、热爱学习的国民,这样的国民,才能够在未来的各个领域发挥作用,使新加坡永远保持活力,继续取得成功。

在吴总理的号召之下,教育部推出了思维项目,从初中一年级开始对学生进行系统性的思维训练,培养学生创造性地解决问题和理性地做出决定的能力。教育部最终希望在各个科目中融入思维技能,培养学生正确的思维习性,协助他们成长为思考型国民。进入二十一世纪,教育部进一步在学校推行“专题作业”(Project Work)课程元素,提供一个让学生实践创造性思维能力的平台。这一课程元素,很可能成为各科正规评估系统的一个主要部分。



3理工大学国立教育学院的应变

为了迎接新一轮的教育改革浪潮,培养能有效地负起新一代教学任务的师资,国立教育学院也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开始将思维训练和资讯科技融入职前师资培训的课程中,注重提高受训学员的综合学习能力,以便为国家教育体制培育一批符合时代发展所需的年轻教师。

教育学院的学员必须修读教育科技学分,学习教育资讯科技的理论基础、设计概念与原则、教学模式与教学策略,并需要根据个人的教学领域,完成基于资讯科技的教学设计专题作业。

20038月,国立教育学院校园无线网络正式启用。从此,学员可以在校园内的任何一个角落上网,遨游网络世界,搜索和筛选各类信息,并通过在线协作方式与同学共同开展专题研究,完成学习专项。学院的教授与讲师,亦可利用这一网络随时与学员或同事沟通,进行视频会议或在线讨论。无线网络的启用,配合了新加坡计划在21世纪初年发展成智慧岛的理想,从教育领域为国家组建一支在发展成智慧岛的过程中,不可或缺的具备高信息素养的教学队伍,通过这支队伍为国家培养能够在新世纪发展与生存的年轻国民,为智慧岛的成功实现做出重要贡献。

这篇小论文以笔者在国立教育学院试验的一项在线协作专题活动为主体,介绍整个活动的理念、目的、要求、步骤和成品,并探讨在活动的过程中,资讯科技如何成功地调动了前述的各项核心技能,达到训练学员综合能力的目标。

 

四、试验背景

 

1、学员特性

这项专题作业活动,是教育学院中文系教育专业文凭(中文专修)二年级教学法课程中“资讯科技与华文教学”单元的一项作业。这批学员总人数为108,是教育学院中文系人数最多的一批学员。他们的教育背景比较复杂,当中有专科毕业的、高中毕业的、中学毕业的以及外国大学或学院毕业的学生。他们在中学或高中曾经修读不同程度的华文课程,且成绩也比较优秀,具备较高的语文能力。他们当中,年龄在25岁以下的占大多数,而有理工背景的约占三成左右。

 

2、试验目的

本项试验的目的是借助国立教育学院校园无线网络所提供的方便,让学员实际体验在线学习的过程,通过小组协作的方式,在指定的时间之内完成一主题网页的设计工作。


 

3、使用工具

考虑到学员毕业之后,有能力与条件在任教学校开展同类活动,本专题所选用的软硬件与平台,以实用、好用、经济、易得为原则。这项专题作业的操作配备计有:

1)硬件方面:

①笔记本电脑(每组两台,学员可以自备或向院方教育资讯服务部门借出)

②网络相机(Creative Webcam Go Plus),由中文系“学习科技研究室”提供。

③携带型麦克风(教育资讯服务部门提供)

④无线网络卡(学院图书馆负责装载)

2)软件方面

PC-Cam Center

Frontpage网页编写软件(学员亦可用wordpowerpoint等办公室软件取代)

3)操作平台

MSN MessengerYahoo!Messenger

BSCW工作平台

这些平台的功能学员都较熟悉,而且均为免费平台。

 

4、预期成果

通过专题作业,调动学员的语言表达、信息处理、资讯科技、人际沟通等综合技能,让他们发挥创意合力完成学习任务,并通过编制一简单的主题网页呈现学习成果。

在此项的专题活动中,学员必须利用资讯科技带来的通讯便利,以协商讨论、积极互动的方式去逐步完成任务。各组最后完成的项目,是小组成员共同建构的成品。

 

五、试验过程

 

此项专题作业,按其活动过程,可以分成六个环节,现对各环节的活动重点、活动步骤进行说明。

 

1、商定主题,决定形式

专题作业的形式为校园编采活动,活动范围限定在校园内。为确保学员无法事先安插访问对象,活动地点在编采当天通过抽签决定。

由于人数太多,编采活动分成三天在五个时段进行。每个编采组由4-5人组成,每个小组再进行组内分工,分成采访组和编辑组。采访组到校园内进行采访工作,编辑组则在无线电脑室里负责资料和网页的编辑工作。

各组组员根据教师所分配的时间到编辑室报到。组员首先检验电脑器材、测试软件功能、检查网络状态,确保软硬件和网络平台操作正常。如发现技术故障,便由在场值班的教育资讯服务部门的两名技术人员及时处理。之后,由教师主持抽签,决定各组采访地点。采访组知道采访地点后,便可带上一台笔记本电脑以及一应配备出发。编辑组则留在电脑室内,启动电脑,登录MSN MessengerYahoo!Messenger平台。

采访组抵达指定采访地点后,启动电脑联网,签入Messenger平台呼叫编辑组。编辑组接到采访组的讯息后做出反应,双方开动网络相机和麦克风进行测试对话。成功连线后,编辑组老师领取《专题作业指引》。《指引》只写明采访主题,但不列明采访细节。如:

例一:本期的《校园晚报》电子版,准备向同学推荐学院餐厅内的最佳摊位,并访问摊主和光顾该摊位的顾客。请派出记者采访。

例二:学院图书馆三楼的“飞翔咖啡网吧”在上个星期刚刚开始营业。网吧经理想通过《校园晚报》电子版,为网吧作宣传。请派出记者前往网吧采访。

编辑组通过Messenger协作平台向采访组说明采访主题后,双方便开始通过视频会议进行第一轮对话。第一轮的对话主要是敲定采访细节,如:采访内容、采访问题、采访对象等。双方协商讨论,友好交流,争取在最短的时间内达成共识。任何决议须以文字输入对话区,所有对话记录,在每一轮的讨论交流结束后均须存盘备查。“商定主题、决定形式”的环节限时30分钟(包括检查配备的10分钟)完成。

 

2、小组活动

各组成员对采访细节达成共识之后,便进入“小组活动”阶段。在这个阶段,采访组和编辑组各司其职,分头展开工作。

采访组根据组内协商的结果,选定采访目标,然后根据议定的采访重点和采访问题开始工作。在采访的过程中,采访组也可通过网络相机拍摄现场的照片。采访组必须在规定的时间之内,把采访资料(包括访问稿和照片)通过平台传送给编辑组。

编辑组在采访组忙于采访工作之时,开始设计网页框架。他们需要为即将展现的网页设定架构、设置背景图画、导航钮、给网页设计吸引人的标题等,他们也可应用网络搜寻器,上网搜寻类似的网站,从别人的设计理念中吸取灵感。如果他们想给网页增添姿彩,也可上网选择适当的小动画(animated gif)、音频(midi,real,MP3)、图式花样等,当然,他们也可以自行录音,并利用电脑中的音乐软件如wave editor,soundforge等编辑音频。小组活动限时1小时30分钟。

 

3、资讯传输

采访组完成了采访工作,撰写好了访问稿以及拍摄了适量的照片之后,便可签入平台呼叫编辑组,与编辑组联网,进入资讯传输阶段。

采访组先把写好的稿件和拍好的照片通过MSN平台传送给编辑组,编辑组接收文件和照片,把所有资料下载后送上BSCW平台上的各组资料档案内。接下来,编辑组打开采访文稿,仔细阅读。编辑组和采访组通过平台针对初稿内容进行第二轮的讨论。双方可以就初稿内容不足或欠缺之处发表意见和看法,并商议如何加强访谈内容。采访组可以根据第二轮的讨论结果,进行补充采访。双方接下来也共同观看采访组所拍的照片,从中筛选能够配合文稿内容的照片。照片效果如果欠佳,采访组亦可进行补拍。双方如果对采访成果都感到满意,则采访组可以结束采访,返回编辑室。

 

4、网页制作

接着,编辑组开始编辑网页。他们首先决定需以几面网页来呈现采访内容,并设计主页。他们在主页上设定各分页小标题、链接点,然后对各分页进行内容排版、照片安插、美术加工、音效设计等。采访组返回编辑室后,可以加入编辑组,协助网页设计的工作。这两个阶段的活动,必须在30分钟之内完成。

 

5、自我评估

网页制作完毕之后,编辑组在笔记本电脑上预展网页让全组组员浏览。组员必须从语言文字和页面设计两个方面对网页作最后一次的评估,并通过协商讨论改进网页质量。各组有20分钟的时间评估与改进网页。

 

6、展示作品

网页修改完毕后,各组便可以将网页送上BSCW平台。为了在最短的时间之内将网页送上平台,各组一律以zip程序压缩网页,把网页“打包”送进平台上的指定文件包内。为了确保晚几天进行同一题材编采活动的专题组无法抄袭已完成工作的专题组的成果,各组的网页分别存入平台上不同的文件包内,教师利用设置“通行权限”(Access Rights)的功能,只允许同组组员进入组的文件包。教师如果不允许组员于课后上去平台进一步修改网页,可以通过“加锁”的功能给网页上锁,确保没有人可以改动网页。当各组的采访工作一一完成后,教师便可解除各文件包的通行限制,允许全班同学进入各文件包内下载各组zip文件,解压缩后分享大家辛勤劳动的成果。

 

附录一为这次专题作业的工作流程图。

 

六、作业评估

 

这次专题作业,采取“分级评估”系统进行评估。教师根据六项标准对各组的成品进行评估,每个标准均分成五个等级,各等级分成3-5个分数级。这样的一种评估方式,能够比较全面而客观地对专题作业作出评估。这六项评估标准为:

1)协作精神:专题作业考验的是全组组员的协作精神。每个组员都能够对专题作业的目标与质量以及相关的事情发表看法,然而,全组最终都应发扬协作精神,对工作方式、采访重点、采访问题、采访对象、网页内容、呈现方式、语言文字取得共识。因此,专题作业十分重视各组组员在开展专题作业的过程中所体现的协作精神。教师主要根据各组的对谈记录以及活动的进度来评定各组的协作精神。

2)网页内容:各组所要完成的任务是主题网页的设计。因此,网页的主题必须明确,重点必须突出,方能从主观上予人以内容充实、信息到位的感觉,有信心取得宣传效果。

3)网页设计:设计呆板,内容乏味,文字过多的网页不能吸引人们浏览。因此,网页的设计必须令人耳目一新,页面活泼生动,内容丰富多彩、图文并茂,以激起人们的浏览兴趣。

4)语言文字:网页的文字不宜太多,但文句必须简洁流畅、语法准确兼有文采,才能有效地传达信息。在语言课内开展的专题作业,对于文字的要求应该更高,因为学生是通过专题作业来学习语言。

5)平台技术:这次的专题作业选用了两个平台¾¾MSN Messenger, BSCW。前者主要作为组员对话、讨论的沟通平台,后者则是收存与下载作品的平台。学员必须掌握利用Messenger来呼唤伙伴、连线、启动视像会议、传输与接收文件与图像的技术,并对于把文件压缩后送上BSCW平台上指定位置的步骤相当熟悉,有一定的技术要求。组员在完成专题作业的过程中,必须尽量通过全组的力量,解决过程中可能遇见的技术故障,不鼓励寻求技术支援。当然,如果经过全组的努力,还是无法解决技术故障,则组员可以通过电子邮件或拨打手机联系学院资讯服务部门指派的两位技术人员到场提供技术援助。两位技术人员随身携带一本技术处理记录小手册,记下寻求技术援助的组名、所面对的技术问题以及解决方法。教师在为各组作品评分时,会参考小手册上的记录。如果某组所寻求的技术支援实际上是在他们解决问题的能力范围之内的,则将被扣分数。

6)时间控制:这个小组协作专题作业必须在3个小时之内完成,时间的压力挺大。时间的紧凑是对各组协作精神和组员素质的考验。组员必须发挥高度的协作精神,各司其职认真工作,才能够按部就班地根据工作流程,准时完成素质高的专题作业。

附录二为这次专题作业的《分级评分标准》。

 

七、试验简评

 

在信息技术发达的知识经济时代,互联网技术的日臻成熟改变了教学过程与学习方式。教学过程从以教师为中心过渡到以学生为中心,学习方式以师生互动、生生互动以及人机互动取代了过去的单向传授、被动吸收。学习在高度互动的情境下发生,知识在积极互动的过程中产生。

David H. Jonassen(1999)在其著名论著“Learning with Technology:a Constructivist Perspective”(KyleL. Peck,BrentG. Wilson合著), 从社会建构主义的观点来看待信息时代的学习。他认为,知识不能只靠教师的单向传输,更多须通过活动来建构。知识潜存于学习活动中,有意义的知识建构自学习者在情境中的交流互动。不同的活动经验提供学习者从不同的角度去进行思考的机会,能促进思维的发展。因此,有效的学习必须通过组织完好的活动来开展,让学习者在不同的情境下思考、判断、交流、协作,最终达致知识的建构。建构新知的活动可以由老师来组织,而在开展活动的过程中则可调动资讯科技加以支援。因此,妥当地使用资讯科技是创建新知、促进高层次思维活动的重要手段。


这次的在线协作专题作业,基本上是遵循Jonassen教授的这套学习理念来设置学习情境。学员通过小组协作活动,借助资讯科技进行协商沟通、交流讨论,完成主题编采活动并发挥创意、将采访内容通过网页呈现。这个在线协作专题活动,模拟了知识经济时代的工作方式。学员的综合能力在活动中得到了训练。学员们在教师所布置的学习情境下,很自然地调动了筛选、搜寻、分析、比较、组织、沟通、评鉴等一系列的信息能力,也调动了思考、判断、交流、协作、解决问题、做出决定等创新能力与协商能力,最终达致知识的建构。

学员在这次的专题作业中,亲身体验了知识经济时代学习与做事的新模式、新方法,也掌握了必要的技术,获得了宝贵的经验,加强了他们日后到学校去开展顺应时代所需的教学活动的信心与能力,获益匪浅。

这个专题协作活动,所涵盖的知识面也很广,包括语言文字、资讯科技、人际关系、美工设计、宣传促销等各方面的知识,基本上已是一种跨学科、跨领域的学习活动,是知识经济时代课程发展的主要方向。分科过细、泾渭分明的课程内容,已经不能满足新时代的学习需要了。未来的国民,需要具备的是广博的知识和多方面的能力。二十一世纪的学校教育,绝对不能置此教育趋势而不顾,否则,未来的国民将因我们这一代的疏忽而失去了生存能力,社会也将因我们的失责而停滞不前。

 

 八、在学校推行基于资讯科技的协作型活动的条件

 

要在学校中开展这一类的基于资讯科技的协作型活动,首先需要具备三个基本条件:

 

1、师生具备在线协作的技术与能力

协作型专题作业,参与者须具备一定的资讯科技掌握能力,以便通过学习平台有效地工作。我们在提倡此类学习模式之前,必须先对学校师生当前所处的资讯科技水平有所了解,否则,强行在学校推行超出师生技术能力范围的学习活动,只会浪费时间和精力,不能取得成果。在鉴定师生所处的资讯科技水平方面,我们可以参考Lawrence A. Tomei 提出的一套“资讯科技发展层面”的理论,对学校所处的“资讯科技发展层次(阶段)”进行检验。Tomei提出的是相当细致的技术分层体系,三言两语难以说清。附录三是根据其分层体系设计的检验表,基本上列出了Tomei技术分层体系的上层架构,可供各位参照。

 

2、学校能够创造在线学习的时间

协作型专题作业的主要环节如商定主题、小组活动、资讯传输、网页制作、自我评估等都需要时间去完成。目前学校的华文课每周大约只有三、四小时的授课时间,要花上数小时的时间完成协作型专题作业显然不切实际。此外,这类作业必须在一段时间之内集中进行,方能发挥学习效果。以目前分科上课的学校课程设置来看,要寻得一段时间集中进行协作型专题活动实属不易。目前,新加坡的一些中学已经开始为在校内实践基于资讯科技的学习方式做出各种尝试。通常的做法是利用假期举办资讯科技学习营,有计划地将协作活动安排在假期当中的一两天完成。另外一些学校则对学校的课程做出调整,将那些能够让学生自行建构的目标知识归纳整合,发展成一套数码教材或在线学习资料,从每学年的课时中抽出一至二周的时间,让学生留在家中通过校联网或学习平台自习或开展在线协作活动,体验新的学习方式。

 

3、亲资讯科技的学校环境

我国教育部于1997年在首阶段的《教育资讯科技发展总蓝图》里,给学校备置了标准的硬体设施,为发展资讯科技教学奠下了基础。第一阶段的发展蓝图结束后,学校之间因主客观条件的差异而展现了不同的发展面貌。在一些学校,资讯科技教学已经成为学校课程文化的一个重要部分,在各个科目中普遍使用;但还有不少学校并未充分利用发展蓝图下所提供的资源,教育资讯科技的发展步伐依然缓慢。学校在教育资讯科技的使用程度上呈现出如此明显的差距,与学校领导与教师对教育资讯科技的态度有密切的关系。教育部在第二阶段的《教育资讯科技发展总蓝图》中,把使用资讯科技资源的权力下放给学校领导,授权学校根据现状和潜能,提出适合学校主客观条件的基于教育资讯科技的教学计划,开展教学试验。在新的发展蓝图下,学校在充分而负责任地使用教育资讯科技方面享有自主权,必须自己决定如何推广资讯科技在教学上的使用。因此,学校能否营照一个亲资讯科技的环境,是基于资讯科技的教学模式能否有效实践并发挥效果的关键因素。

第一个条件可通过加强培养学校师生的信息素养来创造;第二个条件需要通过课程的重组来创造。许多学校目前的处理方式仅为权宜之计,不是理想的解决办法。未来的课程改革必定要将知识经济时代的学习方式与教学模式有机地融入课程之中,提出一套与当前的课程标准截然不同,能达到训练学生综合能力的课程模式,彻底改变目前近乎“削足适履”的做法。第三个条件是否成熟则取决于学校领导人的创见与远见,关键在校领导能否把握国际教育的发展趋势,并因应世界教育新形势提出办校愿景,因地制宜地使用资讯资源,有计划地借助教育资讯科技发展学生的综合能力。

 

九、总结

 

Hedley Beare在其著作“Creating the Future School”中清楚指出:

“学校应是‘未来取向’的企业,因为教师负起了让年轻人能自信、淡定自若、有能力做出贡献的姿态进入未来世界的命。……学校必须是个预测型的社区,模拟一个逐渐成型、等待我们的年轻人成长之后进入的世界。”


知识经济时代已经逐渐成型,我们所培育的年轻一代国民成长之后,便要面对新时代高素质的做事标准和终生学习的要求。作为一个预测型社区的教育工作者,应当对知识经济时代的教育发展趋势和学习要求有充分的理解,并及时在教学上做出策略性调整,以便为未来的社会培养有生存与发展能力的创新型人才。新加坡教育决策者对于国际教育的发展趋势向来就予以密切的注意,并在二十一世纪来临前夕推出教育三大创导,为新纪元的到来做好准备。这次的专题作业便是对教育创导做出正面呼应,通过实践性的活动体现了三大创导当中的教育资讯科技和创造性思维的基本理念。

我们目前正处在从信息时代过渡到知识经济时代的阶段,人类文明即将再次飞跃。世界各发达国家以及经济条件不错的发展中国家,纷纷在新旧纪元的交替时刻,对自工业时代以来实施已久的教育体系进行反思、做出总结,并根据对未来世界的预测大刀阔斧地进行教育改革。各国的教育改革,都不同程度地朝向发展国民潜能、提高国民知识经济时代的生存能力、发展高素质的创新型人才的方向发展。国际竞争局势愈形激烈,但环球依存关系也日渐紧密。生活在如此一个高度发达的文明社会,我们的教育体系必须重视对学生综合能力的培养,让学生具备既能与人竞争,又能与人沟通合作的素养,培养他们成为知识经济时代的创新型人才,以确保国家的长治久安、继续生存与持续发展。

MSN平台

商定主题

决定形式

协商、对话、讨论

小组活动

展示作品

B

S

CW平台

网页制作

自我评估

协商、对话、讨论

页面设计

语言文字

资讯传输

采访组

编辑组

MSN平台

文稿

照片

采访

撰稿

摄影

网页框架

采访组

编辑组

MSN平台

商定主题

决定形式

协商、对话、讨论

小组活动

MSN平台

商定主题

决定形式

协商、对话、讨论

小组活动

展示作品

B

S

CW平台

网页制作

自我评估

协商、对话、讨论

页面设计

语言文字

资讯传输

采访组

编辑组

MSN平台

文稿

照片

采访

撰稿

摄影

网页框架

采访组

编辑组

MSN平台

商定主题

决定形式

协商、对话、讨论

小组活动

 


参考文献

[1] 郭绍青.信息技术教育的理论与实践.中国人事出版社.2002.

[2] 顾明远、孟繁华.国际教育新理念.海南出版社.2001.

[3] 吴刚、郑太年、有宝华.知识经济与教育创新.见:丁钢.创新:新世纪的教育使命.25-32,教育科学出版社.2000.

[4] 陈之权.小组讨论与线上活动的双结合¾¾中华文史知识科的教学构想.见:张普.现代化教育技术与对外汉语教学.82-87.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2000.

[5]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教育¾¾财富蕴藏其中.教育科学出版社.1996.

[6] 赵中建.教育的使命:面向二十一世纪的教育宣言和行动纲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丛书.教育科学出版社出版.1996年。

[7] Gaurav Chadha. S.M. Nafay Kumail. e-Learning: An Expression of the Knowledge Economy[M]. New Delhi: Tata McGraw-Hill Publishing Company Limited, 2002.

[8] Lawrence A. Tomei.  The Technology Façade[M]. Singapore:Allyn and Bacon, 2002.

[9] Al-Hawamdeh, Hart. Information and Knowledge Society[M]. Singapore:McGraw Hill, 2001.

[10] Hedley Beare.  Creating the Future School[M] . London: RoutledgeFalmer, 2001

[11] Kristen Nelson. Teaching in the Cyberage: Linking the Internet and Brain Theory, Illinois: Skylight Professional Development, 2001.

[12] Marc J. Rosenberg. e-Learning: Strategies for Delivering Knowledge in the Digital Age[M]. New York: McGraw-Hill, 2001.

[13] David H. Jonassen, Kyle L. Peck, Brent G. Wilson. Learning with Technology: A Constructivist Perspective[M]. New Jersey: Prentice Hall, 1999.

[14] Doll, W.E.Jr.  A Post-Modern Perspective on Curriculum[M], 1993.

[15] 网站网址:[http://www.moe.gov.sg/edumall/mp2/mp2.htm]

 

MSN平台

商定主题

决定形式

协商、对话、讨论

小组活动

展示作品

B

S

CW平台

网页制作

自我评估

协商、对话、讨论

页面设计

语言文字

资讯传输

采访组

编辑组

MSN平台

文稿

照片

采访

撰稿

摄影

网页框架

采访组

编辑组

MSN平台

商定主题

决定形式

协商、对话、讨论

小组活动

网络搜寻

附录一:小组专题作业活动流程图

 

 

 

 

 

 

 

 

 

 

 

 

 

 

 

 

 

 

 

 

 

 

 

 

 

 

 

 

 

 

 

 

 

 

 

 

 

附录二:

南洋理工大学国立教育学院中文系

在线协作专题作业

分级评分标准

 

最高标准

中上

中下

最低标准

1.     协作精神:

组员合作无间,积极讨论,互相尊重,根据组内共识做事。

13-15

10-12

7-9

4-6

1-3

组员不团结,部分组员态度散漫,不参与讨论;或坚持己见,花费太多时间争论。

2.     网页内容:

主题明确,重点突出,能取得宣传效果。

18-20

15-17

10-14

5-9

1-4

主题模糊,内容杂乱无组织,无法取得宣传效果。

3.    网页设计:

设计令人耳目一新,内容丰富多彩、图文并茂,激起浏览兴趣。

18-20

15-17

10-14

5-9

1-4

设计呆板,内容平淡乏味,不能激起浏览兴趣。

4.    语言文字:

文句流畅,表达准确,有文采。

13-15

10-12

7-9

4-6

1-3

文句不通顺,有明显语病,缺乏文采。

5.     平台技术:

全面而有效地使用平台技术,无须技术支援。

18-20

15-17

10-14

5-9

1-4

对平台的功能不熟悉,缺乏操作平台的信心,经常寻求技术支援。

6.    时间控制:

提早完成质量高的任务。

9-10

7-8

5-6

3-4

1-2

超出规定时间依然无法完成有质量的任务。

 


附录三:

学校资讯科技发展层次检验表(试用版)

发展层次

各层次下的技术/知识要求

师生水平*

备注

学生

教师

基础知识(Technology for Literacy)

电脑部件

 

 

 

视窗操作系统

 

 

 

汉字输入

 

 

 

读取文件/课件

 

 

 

网络搜寻

 

 

 

软件/应用程序下载

 

 

 

文件打包上传

 

 

 

扫描、打印、存盘

 

 

 

/硬件的基本护理与维修

 

 

 

文件的编辑、排版

 

 

 

利用数码技术完成语文练习

 

 

 

沟通交流(Technology for Communications)

利用数码科技交换信息

 

 

 

通过数码科技交流意见

 

 

 

利用数码技术递交作业

 

 

 

利用数码技术做小组报告

 

 

 

共同决策(Technology for Decision Making)

网页的评估

 

 

 

简单网页制作

 

 

 

学习平台的使用

 

 

 

电子数据库的建立

 

 

 

虚拟社区的组建

 

 

 

自主学习(Technology for Instruction)

主题网页制作

 

 

 

设计个人化学习计划

 

 

 

收集/管理学习样本

 

 

 

使用多媒体软件

 

 

 

综合技术整合(Technology for Integration)

综合使用资讯科技

 

 

 

利用资讯科技进行研究性学习

 

 

 

社会意识(Technology for Society)

知识产权的法律知识

 

 

 

资讯科技的发展趋势

 

 

 

资讯科技与现实生活的关系

 

 

 

合法使用资讯科技

 

 

 

本检验表根据Tomei“资讯科技分层理论”的概念设计。(资料来源:Lawrence A. Tomei(2002). The Technology Facade, Singapore:Allyn and Bacon. )

The Use of Information Technology in Nurturing Students’   Integrated Abilities: the Experiences of National Institute of Education

 of Nanyang Technological University

 

Chin Chee Kuen

National Institute of Education Nayang Technological University

Singapore 637616

 

Abstract The 21st century is a time when knowledge-based economy (KBE), building on interdependent world relationships and fostering close relations are being emphasized. The ground of competition in a KBE lies in integrating knowledge, innovation and creativity; and cooperation can be possible only through communication as a global village, sharing of resources and conversation. This is a time that invites competition as well as cooperation, a time that poses a great challenge to education. In 1994, during a conference in Thailand, the UNESCO proposed the so-called ‘four main pillars’ of 21st century education: learning to know, learning to do, learning to live together and learning to be. These four pillars are the key to making revolutionary changes to the education in all countries, and serve as a set of principles that drives a new wave of curriculum revamp of school education. The philosophy of this set of principles is to inculcate the integrated abilities of students which include abilities in languages, thinking, collaboration, inter-personal interaction, information technology, and decision-making, problem-solving and so on. These set of abilities would determine the survival of people living in the future global village. It would decide the success or failure of countries in the new era. It would also become the criteria of judging the quality of people in nations from all over the world. Any revolutionary change in the education system would have to recognize the importance of nurturing students with this set of abilities and make achieving success a mission, or our students would diminish to failure very quickly and be left behind by the rest of the global village. In 1997, the initial stage of “IT Master Plan in Education” was launched by the Ministry of Education in Singapore. During the world’s thinking conference held in the same year in Singapore, the educational slogan of “Thinking Schools, Learning Nation”(TSLN) was introduced by the Prime Minister, Mr. Goh Chok Tong, officially calling for creative thinking to be infused in the curriculum. TSLN has served as an important guideline on education policy of the country since then. The year of 1997 was a milestone in the history of education development in Singapore. Since then, a series of educational reforms has taken place in schools, rapidly shifting the landscape of the whole education system in Singapore. As for how these changes would cater to our students’ integrated abilities, they have quite heightened its importance and emerged as one of the main educational objectives in Singapore. The new wave of change in the education system has elevated the status of information technology. Having completed the first phase of IT master plan in 2002, the second phase has been quickly started by the MOE. The eventual objective of it is to enable the primitive way of IT as learning aides and supplementary materials to transform into an educational platform that explores and develops the integrated abilities in students, focusing on the learning process. In order to welcome the new stage in revamping the education system and produce teachers who can effectively undertake the new tasks of teaching,  National Institute of Education has begun incorporating thinking skills and IT into its foundation programmers for beginning teachers, emphasizing on enhancement of the integrated abilities of the cadet teachers to produce batches of younger generation teachers who can cater to the demands of the national education system in this fast-changing society. The content of this paper is based on an online collaboration project organized for the year 2 students in the Diploma of Education program in the Division of Chinese Language and Culture in NIE. It will introduce the rationales, objectives, requirements, procedures and products of the project and discuss about how IT has successfully activated the above-mentioned integrated abilities in fulfilling the aim of training up the overall abilities of the cadet teachers.

Key Words:  Integrated abilities     Knowledge-based Economy    Global Village TSLN      Project

 

 



1有关新加坡《教育资讯科技发展总蓝图》第二阶段的详细信息,各位可以进入新加坡教育部的资讯科技网站细读。[网址:http://www.moe.gov.sg/edumall/mp2/mp2.htm]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